我带着猫与鹿,就在这里,等你。想陪你看那干枯了的轻盈的纪念品。

《方所之下,言几又》:到如今还是无法忘记,甜蜜萦绕不息,我不曾发觉是在梦里,在徘徊流转。

猫鹿先生:亦是,街边市井流浪猫,亦是,林间小溪草食鹿。隐约,寂静,清新的潜龙之影。

《Jerusalem Syndrome》:似病似力,思想困扰。一生行走,终,在耶路撒冷圣堂。等我,我帮你换骨。

镌刻激光,可以印下美好的文字;带着它上路。

《在兰空镇南溪》:我带着猫与鹿,就在这里,等你。想陪你看那干枯了的轻盈的纪念品。

© Mr.猫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